• <tr id='08etc'><strong id='08etc'></strong><small id='08etc'></small><button id='08etc'></button><li id='08etc'><noscript id='08etc'><big id='08etc'></big><dt id='08et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08etc'><table id='08etc'><blockquote id='08etc'><tbody id='08et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08etc'></u><kbd id='08etc'><kbd id='08etc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08etc'></i>

    <fieldset id='08etc'></fieldset>
      <i id='08etc'><div id='08etc'><ins id='08etc'></ins></div></i><dl id='08etc'></dl>
    1. <acronym id='08etc'><em id='08etc'></em><td id='08etc'><div id='08et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08etc'><big id='08etc'><big id='08etc'></big><legend id='08etc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code id='08etc'><strong id='08etc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span id='08etc'></span>

            <ins id='08etc'></ins>

            新聊齋之權禾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    現在村人都不願種地瞭,都跑到城市裡打工,農村成瞭空殼之地,留下的僅僅是老弱病殘。

              鄭虹七十多歲,傢人都外出打工,獨剩她一人在傢。人老瞭總需要個照顧,男孩權禾和她住隔壁,每天都過來幫她。

              權禾是孤兒。小時候,可憐的他無依無靠,沒經濟來源,還常受人欺負。鄭虹可憐這個小傢夥,常年接濟他吃穿,還不讓別人欺負他,權禾很感恩,一直想找機會回報她。鄭虹傢人都出去打工後,權禾不願外出打工,就是為瞭在傢照顧她,慢慢地,她就有些離不開他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晚上,她忽然覺得院子裡有動靜,就恨聲罵道:“孫貴你個孬種,又搶我啥東西走瞭?”說著,顫顫巍巍出瞭屋子。孫貴是村裡一賭徒,他輸光自傢傢當後,又把魔爪伸向村裡,逮誰要誰,不給就打,尤其,村裡年輕人都出去打工後,他更是欺東傢霸西傢……

              鄭虹見停放在院子裡的自行車不翼而飛,站在院子裡罵瞭起來,往常隻要她罵,權禾立馬就會過來,然而今天她等瞭很久也沒見到他。

              之後,接連幾天,她都沒見著權禾,她很納悶,就拄著拐杖走到他傢,隻見權禾傢的大門二門全開著,喊瞭幾聲也沒人應,找一圈也沒找到人,就獨自回傢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晚上,她正在睡覺,忽覺有黑影一閃,朝權禾傢而去。她顧不得多想,拄著拐杖跟瞭上去,來到權禾傢門口。她嘁道:“你去哪裡瞭,也不個打招呼?回來瞭,看到我還跑什麼啊?”

              這時,隻聽吱扭一聲,權禾傢門開瞭一條縫,縫裡傳來一陣風。她推門進院,權禾從她身後閃出來,說:“奶奶,我以後不回現在的傢瞭,我要去另外一個地方。”

              她問去什麼地方,他沒回答,一陣風不見瞭。鄭虹無奈地搖搖頭,也回傢瞭。

              以後半個月,村裡人誰也沒見到權禾,但誰也沒在意這個事,因為這年頭,年輕人外出極為平常,隻有鄭虹每天都念叨他。

              幾天後,她莫名地發起燒來,燒得溫度很高,嚴重得無法起床,她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想:“我是不是要死瞭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這時,權禾端著一碗湯站在她床前說:“奶奶,喝瞭它,你病就好瞭。”說完,他放下碗轉身離開瞭。

              她顧不得許多,爬起來喝瞭那碗湯。第二天,她的病奇跡般的好瞭,她突然想起那隻沒洗的碗,她找遍瞭傢裡也沒找到。她心說這孩子什麼時間過來把碗端走瞭?好孩子啊!

              夜裡,權禾又突然來找她。他說:“我找到一個好地方,我想帶你去看看。”

              鄭虹興奮地說好啊。鬼姐妹鬼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於是,權禾攙扶著她出瞭屋子,走不多會兒,一碩大寬敞的房子映入她眼簾。權禾領她進瞭屋,裡面佈置幹凈漂亮,她高興地問他是不是發財瞭?權禾沒回答她,而是說:“奶奶,如果你喜歡這裡,我隨時領你過來玩。”鄭虹當即就點頭答應瞭。

              以後,權禾每天都領她到新傢去玩,有瞭他的陪伴,她不再寂寞無籍瞭。她很高興,逢人就說:“權禾出息瞭,新傢可好!”有人抬杠說,你從來都沒出過這個村子,還經常到權禾新傢去呢,見鬼瞭吧?她剛開始還爭辯幾句,後來見大傢死活都不信,她就懶得再理他們瞭。

              轉眼春節到瞭,鄭虹傢人全部回來瞭,全傢張羅瞭一桌飯菜,正準備開席,她對大兒子說:“去把權禾請來,趁此機會感謝感謝他這些天對我的照顧。”

              老大聽後,笑她老糊塗瞭,並說自權禾出去打工後,村裡人誰也沒見他回來過,何來照顧她?

              鄭虹說他一直在傢,他們幾乎天天都見面呢。

              大兒子又笑笑說,他在傢,能讓房子裡蜘蛛網、老鼠洞到處都是?

              鄭虹說他發瞭財,去新傢瞭……大傢都認為她老糊塗瞭,說胡話。

              他們一直吃喝到深夜,大兒子已是半醉不醒的……這時,權禾走進屋來,大兒子正想問他是否如老母所說,每天都來照顧她,權禾卻先開口瞭:“我以後不再回來瞭,你們一定要好好照顧老奶奶,別讓她孤獨寂寞。”說完,轉眼不見瞭。

              老大不覺一驚,酒也醒瞭一大半,他問傢人,權禾哪裡去瞭,大傢一陣莫名其妙。突然,他們打瞭一個寒戰,莫非權禾沒在外打工,而是……他們趕緊去問老母,權禾新傢在哪裡?鄭虹想瞭想說,他一般都是晚上才帶她去。她帶著兒子摸索著出瞭門,走著走著,她來到權禾傢的院子裡,當她看到院子裡一人多深的雜草時,她吃驚地說:“權禾每天都帶我來這裡聊天來著,怎麼一夜之間成這樣瞭?”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她吩咐兒子們挖挖權禾傢的院子。挖著挖著,他們突然發現院子裡有個被封的廢棄菜窖,在菜窖裡,他們發現瞭一具屍骨,她讓兒子趕快報瞭案。

              幾天後,公安來人說,通過DNA比對,死者是權禾。鄭虹先是驚呆,後是悲痛欲絕。警察讓鄭虹回憶一下事情的經過。她想瞭很久,說,自從孫貴那晚偷瞭她傢的自行車後,就再沒來過。權禾在那天之後,似乎失蹤瞭個把月,後來又回來瞭……她生病時,權禾給她送過湯,而且後來每天都帶她到他新傢去玩……

              孫貴被警察列為重大嫌疑對象,四處追查他的行蹤。半個月後,警察終於抓獲瞭一直潛逃在外的他。

              孫貴交代瞭他殺害權禾的經過。那天夜晚,他在外賭博輸瞭錢後,又回村找錢。他闖進鄭虹傢,搶瞭東西剛出院子,卻被權禾攔住瞭,權禾勸他別去搶瞭賭,可他哪能聽進去!他咆哮著讓他讓開,但權禾仍站著一動不動。他一看權禾不讓步,惱羞成怒,拿出藏在身後的匕首朝權禾刺來,他動作迅速隱蔽,權禾還沒反應過來,已被匕首刺中要害……孫貴見權禾死瞭,毀屍滅跡後,逃亡瞭。

              民警又反復論證調查鄭虹所說的,權禾送湯及帶她去新傢的一系列事情,一致認為這是純屬虛構,因為那時權禾已經死瞭。

              兒子們聽後,都羞愧難當,趕緊弄來燒紙祭品給權禾燒香祭奠,以感謝他對老母的“照顧”。他們說,今後如果照顧不好自己的親娘,可真連鬼都不如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