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hs0zv'></i>
  • <tr id='hs0zv'><strong id='hs0zv'></strong><small id='hs0zv'></small><button id='hs0zv'></button><li id='hs0zv'><noscript id='hs0zv'><big id='hs0zv'></big><dt id='hs0z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s0zv'><table id='hs0zv'><blockquote id='hs0zv'><tbody id='hs0z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hs0zv'></u><kbd id='hs0zv'><kbd id='hs0zv'></kbd></kbd>
  • <fieldset id='hs0zv'></fieldset>

      <dl id='hs0zv'></dl>
      <span id='hs0zv'></span>

          <i id='hs0zv'><div id='hs0zv'><ins id='hs0z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ins id='hs0zv'></ins>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hs0zv'><em id='hs0zv'></em><td id='hs0zv'><div id='hs0z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s0zv'><big id='hs0zv'><big id='hs0zv'></big><legend id='hs0z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hs0zv'><strong id='hs0z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好色的後果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2

            一個人租下一個套間的話,確實吃不消。鄭智提取朋友的提議,在外面貼瞭不少合租信息。在一番商討後,終於迎來瞭新的合租客張海。他是一個音樂人,其實也就背著個吉他在城市裡的各個酒吧裡到處彈唱。

            人是來住下瞭,但是鄭智卻很想讓他離開的沖動。

            原因不是別的,就是因為他每天晚上下班回來,都要帶回來一個女人,而且是天天換人,沒有一天是相同的。

            帶人回來本來是沒有多大的一件事,但問題每天夜裡都吵得人傢不能入眠,這就是問題瞭。剛開始鄭智看他一表斯文,完全想不到他會是不把女人當回事的。鄭智也不能理解那些女人腦子裡到底裝的是什麼。

            父母把她們生出來,養到這麼大,身體就這麼隨便讓別人踐踏,讀的禮義廉恥都讀到哪裡去瞭。真是為她們父母喊不平。

            隻要三個月,三個月到瞭,打死他都不會讓張海續約瞭。就是月租升瞭,他也一個人頂著,否則在這麼讓他們這麼折騰下去,他至少要少活十幾年瞭,天天負荷的工作,晚上還要被他們吵到三更半夜的日子,簡直會要瞭他的命的。

            鄭智開瞭一罐啤酒,穿著個四角褲,開著風扇,一邊激情澎湃的看著電視上的足球賽事。

            今天碰巧遇上公司下午休息,整個公司的人都早下班瞭,他剛好可以看上自己最喜歡的足球節目。

            他抬頭看瞭一眼墻上的時鐘,才3點,張海應該沒那麼快回來的,他都是到晚上九點多才回來的,索性把身上的T恤脫瞭光著膀子看賽事。

            大門外突然有開門聲響,鄭智一聽,趕忙拿起T恤準備穿上。張海身邊帶著一個女孩就進入屋裡,那半蹲著的姿勢,別說有多尷尬瞭。

            喲!運動呢!一看到鄭智,張海想都沒想就直接脫口而出。

            唉?是呀!回來瞭。

            看著張海身邊的女孩,鄭智的臉一下子紅得跟猴屁股似的。連啤酒衣服都不要瞭,立馬跑回瞭房間。

            什麼情況,他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況會心跳加速,難道是發燒瞭。他觸碰瞭一下腦門,沒病啊!

            房門外傳來瞭女孩的嬌嗔。

            你朋友真可愛。

            可愛什麼,老子一會跟可愛。

            鄭智聽到他們進入房裡的聲音,才大大的呼出一口氣。

            隔瞭半個多小時,張海的門開瞭,兩人的腳步聲在客廳裡響起

            他捫心自問的反問著自己:你是腦子秀逗瞭麼?難道你要跟張海一樣玩弄女人。

            不是的,我沒有,隻是覺得那個女孩子長得很特別。

            腦袋裡立刻浮現瞭另外一個聲音:不,你就是想要把她占為己有。

            走開,統統給我走開。

            鄭智胡亂抓狂的抓著腦袋,煩死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