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nt7fm'></fieldset>
<dl id='nt7fm'></dl>

    <code id='nt7fm'><strong id='nt7fm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acronym id='nt7fm'><em id='nt7fm'></em><td id='nt7fm'><div id='nt7f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t7fm'><big id='nt7fm'><big id='nt7fm'></big><legend id='nt7f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1. <ins id='nt7fm'></ins>
    2. <tr id='nt7fm'><strong id='nt7fm'></strong><small id='nt7fm'></small><button id='nt7fm'></button><li id='nt7fm'><noscript id='nt7fm'><big id='nt7fm'></big><dt id='nt7f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t7fm'><table id='nt7fm'><blockquote id='nt7fm'><tbody id='nt7f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nt7fm'></u><kbd id='nt7fm'><kbd id='nt7fm'></kbd></kbd>
    3. <i id='nt7fm'><div id='nt7fm'><ins id='nt7fm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i id='nt7fm'></i>

    4. <span id='nt7fm'></span>

          血腥的背後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42

            一個男子神情慌張地跑到瞭一傢酒吧,在吧臺要瞭三杯啤酒,每一杯都被他一飲而盡。

            啤酒下肚,他那驚慌的神色才多少有一些光彩,情緒似乎也穩定瞭不少。

            身邊有一個染著金發女人,三十歲已過,濃妝艷抹掩飾不瞭歲月施加在她身上的滄桑。

            他雖然不到三十歲,但也快瞭。看著這樣的一個女人,他本沒有興趣搭訕調情,但環視四周,好像也沒有別的女人瞭,於是,他又要瞭兩杯調好的雞尾酒,向她靠近瞭一些。

            他知道,像她這樣的女人,晚上的時候往往是孤獨寂寞的,她來這種地方,就是想排除一個人的孤獨,打發無聊的時間,讓自己寂寞的心得到稍稍的慰藉。

            她渴望男人跟她搭訕,然後調情,然後故意不戳破男人的騙局,跟著男人到某個賓館去,用肉體的纏綿來換取一晚的快樂時光。

            這樣的快樂當然是短暫的,但也是充滿激情的,剛接觸也許會有心理障礙,但時間久瞭,很有可能會上癮。

            她似乎就是一個一直在尋求一夜情而上癮瞭的女人,跟她有過那種關系的男人,他相信,連她自己都有可能說不清楚。

            今晚,他願意成為她的一夜情伴侶,用調情的話語當誘餌,把她帶到某個賓館去,用肉體的刺激來放松一下太過緊張的神經。

            這幾天以來,他一直在做噩夢。他迫切地想要從噩夢之中解脫,讓自己的身邊也有一個人陪伴著,哪怕是一個陌生的女人。

            之所以會突然來到這裡,就是因為他又被噩夢嚇到,然後從所住的賓館裡離逃離瞭出來。

            酒能夠刺激興奮的神經,也能讓自己不安的情緒多少有所穩定。每次從噩夢之中醒來,他都希望讓自己一口飲下很多的酒。

            當然,他不能讓自己喝醉,他也不允許自己喝醉。對他來說,酒精度數很低的酒,是最佳的選擇。

            兩杯調好的雞尾酒,一番幽默又風趣的調侃,他跟那個女人便打得火熱。

            不到二十分鐘,兩個人便勾肩搭背,走出瞭酒吧,向著附近的一傢賓館走去。

            進瞭賓館的房間,兩個人一塊去淋浴間洗瞭澡,就在狹小的淋浴間裡,他們有瞭第一次的酣戰。

            赤身裸體地躺倒在床上,他們又迎來瞭第二次的肉體狂歡。

            兩次的激情,讓他神酥力乏,但內心裡卻是暢快和滿足。

            點瞭一支煙,慢慢地吸著,女人的頭枕在他的胸膛上,一隻手在他的肚子上畫著圈。

            “你知道麼,在你的身下,我竟然得到瞭滿足……”女人說道。

            男人笑瞭,“在別的男人身下,你難道得不到滿足麼?”

            “得到過,但很少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哦?”

            “跟我上過床的男人,我數也數不清瞭,但能夠給我滿足的,卻一把手都能數的過來。”

            “看來你的運氣不好,在一夜情的刺激下,找到的總是不像是男人的男人。”

            “不是,他們都是很正常的男人,如果是一般的女人,在他們的胯下承歡,她們都會得到滿足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你為什麼得不到呢?”

            “因為讓我得不到滿足的男人,身上沒有一種味道。”

            “什麼味道。”

            “血腥。”

            男人怔住。

            而女人似乎沒有發覺男人的異常,繼續說道:“你的身上是有這種味道的,而且很濃,比我之前遇到過的那幾個男人身上的味道都弄。”

            男人吸著煙,故作鎮定。他沒有說話,眼睛默默地看著女人的金發。

            在這個時候,他很想掩飾自己的緊張,卻怎麼也掩飾不瞭。女人枕著他的胸膛,耳朵就貼著他的心臟跳動的地方,她能夠感覺到他心跳的節奏在加快。

            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瞭我的身上有血腥的味道?”他問道。

            “是的,在那個酒吧裡,你出現在瞭我的身邊,我就聞到瞭。”她沒有否認。

            “既然如此,你還敢跟我走,來到這傢賓館與我交歡,還說出瞭這樣的話,刺激我的殺人的欲望?”

            “我確實不想,但是,我也知道,我舍不得放你這樣的能夠帶給我滿足的男人走。”

            “什麼意思?”

            “我已經說過瞭,隻有你這樣的身上有血腥味道的男人,才能滿足我的渴求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但是,你當著他們的面,揭穿他們心中隱藏的秘密,難道你就不擔心自己會一命嗚呼麼?”

            “如果真的如你所說,現在的我豈非已經不是一個活著的人?”

            男人的心跳劇烈加速。

            是的,他本是可以想到的,但為什麼沒有想到呢?既然她能夠從別的男人那裡逃生,又怎麼可能沒有屬於她的一些手段呢?盡管自己已經動瞭殺她的念頭,但自己是否真的能殺得瞭她呢?

            還沒有多想什麼,他忽然感到絕望瞭。

            女人抬起頭來,他的胸口處卻抵著一把匕首。

            女人看著他,笑瞭笑,“其實,我一直都很喜歡聞男人身上的血腥味道,似乎已經成瞭癮。你身上的,更讓我差點兒發狂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想殺瞭我?”男人沒有在意她的調侃,問得很直接。

            “也許吧,不過,在殺瞭你之前,你能否告訴我,你究竟殺瞭多少人麼?”

            男人沉默瞭。

            女人接著說道:“不說可以,我可以猜一猜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能猜得到?”男人吃驚瞭。

            女人輕蔑地一笑,“一個星期前,在千裡之外的某城,住著生活很安定的一傢六口,兩位老人,一對如你我年齡的夫妻,還有一雙上瞭小學的兒女。”

            男人的脊背不由得一陣冷寒。

            “你大概是他們的鄰居,或者是那一對夫妻的朋友,不管是什麼關系,反正是你跟他們很熟,而且經常到他們的傢裡做客。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,那個妻子長得很漂亮,你之所以經常去他們的傢裡,很大一個原因,就是被她的美色俘虜瞭。當然,她無意勾引你,是你想占有瞭她。”

            男人的額頭流下瞭冷汗,身體裡的血液流動也幾乎停滯瞭。

            “一天,也就是一個星期前吧,你得到瞭一個很好的機會,那個妻子的丈夫有事出瞭遠門,不在傢,孩子去上學瞭,而兩位老人都在睡午覺……你敲開瞭他們的傢門,進去瞭之後,用言語調戲那個妻子。那個妻子沒用多久便懂瞭你的來意,於是,果斷地下瞭逐客令。”

            煙屁股燙到瞭男人的手,男人在這時竟然毫無感覺。

            “這麼好的機會,你哪肯放過,於是,你強行把那個妻子拽到瞭她跟自己的丈夫的臥室,強奸瞭她。由於怕驚動那兩位午睡的老人,你們的動靜很小。而當你在床上蹂躪著她的時候,還是弄成瞭很大的動靜。”

            男人打斷瞭女人的講述,驚恐地問道:“你……你是誰?你是怎麼知道這一切的?”

            女人淡淡地一笑,說道:“我是誰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所猜的,是不是真的。”

            男人沒有回答。但他所流露出的表情,已經默認瞭。

            “你所做的事,被那兩位已經很憤怒的老人看在瞭眼裡,你害怕瞭,擔心自己的下半生因這一次錯會完瞭,於是,你做瞭一個更錯誤的決定,殺瞭那兩位老人,而且,你真的動瞭手。”女人繼續講述道。“你是當著那個妻子的面殺人的。本來,你很想帶著那個妻子走,但她死活不同意跟著你,你已經犯下瞭大錯,自然不願意留下她這個活口,於是,你也把她給殺瞭。”

            男人很想掐死這個好像什麼都知道的女人,但是他的胸口抵著一把匕首,他無能為力,隻能聽她繼續說下去。

            “你沒有想到的是,在你殺那兩位老人的時候,那個妻子撥瞭丈夫的手機號碼,偷偷地把你的所作所為講瞭出去。你也沒有想到的是,處理三個人的屍體,並清理好犯罪現場,需要很長的時間,到瞭下午時分,那一雙放瞭學回傢的兒女,進瞭傢門後,看到瞭那個傢裡你還沒有處理掉的斑斑血跡,也看到瞭依然穿著沾著血的衣服的你。其中一個女孩嚇得暈瞭過去,另一個男孩不由得大喊大叫瞭幾聲……你果斷地拿起菜刀,砍向那個男孩的頭,也把暈過去的女孩分屍瞭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為什麼會知道這一切?你……你究竟是誰?”男人再次驚恐地問道。

            女人沒有說,繼續講述著:“在你將那一雙兒女分屍的時候,那個丈夫風塵仆仆地趕瞭回來。他已經知道瞭你在他的傢裡所做的事,所以,是偷偷地進瞭傢門的。他沒有想到的是,他看到瞭你正肢解著他的孩子……他當然沉不住氣瞭,發瞭瘋似的出現在瞭你的面前,要跟你拼命。但是,你的手中正拿著已經砍骨頭砍鈍瞭的菜刀,他剛撲到你的身上,便被你手中的菜刀砍在瞭頭上。然後,你翻過身壓住瞭他,一刀一刀看向瞭他的身體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