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7215e'></span>

  1. <tr id='7215e'><strong id='7215e'></strong><small id='7215e'></small><button id='7215e'></button><li id='7215e'><noscript id='7215e'><big id='7215e'></big><dt id='7215e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215e'><table id='7215e'><blockquote id='7215e'><tbody id='7215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215e'></u><kbd id='7215e'><kbd id='7215e'></kbd></kbd>
    1. <dl id='7215e'></dl>

    2. <i id='7215e'></i>
        <i id='7215e'><div id='7215e'><ins id='7215e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7215e'></fieldset>

        <acronym id='7215e'><em id='7215e'></em><td id='7215e'><div id='7215e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215e'><big id='7215e'><big id='7215e'></big><legend id='7215e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1. <ins id='7215e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7215e'><strong id='7215e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叢林異獸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這是當兵回來的二叔跟我說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80年代的時候,二叔在邊境當兵,二叔說,那時候條件比較艱苦,吃飯都是問題,二叔比較能幹,於是二叔和幾個炊事班的戰士就獲得瞭長官的批準,可以每天定時去外面采一些野果野菜,打獵來改善戰士們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那天冬日的早上,二叔他們跟往常一樣去到瞭他們常去的一個叢林,可是白天還是晴空萬裡,挺暖和的,結果等他們到瞭叢林還沒過多長時間,天就陰沉下來瞭,飄起瞭鵝毛大雪。

            二叔想著這雪下這麼大,估計也打不到什麼野味瞭,看瞭看采到的野果野菜,心想也夠瞭,於是就招呼其他的戰士趕快離開叢林。

            可是那天非常奇怪,他們沿著以前經常走的路,卻怎麼也走不出去,一直在叢林裡打轉。就這樣,大傢一直轉來轉去,天色漸漸暗下來瞭。

            這時,炊事班的劉闖一屁股坐瞭下來,擺瞭擺手:“不行瞭,我實在是走不動瞭,這都繞瞭一天瞭!”其他幾個戰士也點頭:“是啊,今天好奇怪啊,怎麼都走不出去。”

            二叔心裡也很納悶,平時都是走這個路,為什麼今天走不出去瞭呢。

            二叔心想這樣一直繞也不是辦法啊,正在煩惱的時候,他突然發現,叢林深處仿佛有點點亮光。

            “你們看,那邊是不是有人傢啊?”二叔指著遠方。

            大傢都順著二叔的方向看過去。

            “對,那肯定是有人!”大傢異口同聲的叫道。

            “反正現在我們又累又餓,去那邊看看能不能借宿一晚吧。”

            於是,二叔他們一起走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光越來越亮,大傢走近一看,確實是一個磚瓦房。裡面還有點點燭光。

            “看起來房子有點小啊,能不能容納我們五個人啊。”劉闖撓瞭撓頭。

            “這個不是你該考慮的問題,我們先敲敲門看看他願不願意接納我們。”

            說完,二叔便敲瞭敲門。

            無人回答,二叔便又敲瞭敲門。還是沒人。

            “管他呢!沒人我們先進去。”劉闖說完便用力推門,門推開瞭。

            大傢看到屋子裡的狀況,都很驚訝,雖然屋外其貌不揚,但是裡面裝飾還是挺好的,小小的屋子,擺瞭一個長條桌,桌子上擺滿瞭食物,水果,肉應有盡有。一排排蠟燭照的房間亮堂堂的。

            “哈哈,這是哪個有錢人來深山老林蓋的房子把!”劉闖一席話,大傢都笑瞭。

            不過二叔卻起瞭疑心,一個深山老林,怎麼可能憑空出現這些東西?二叔想起瞭母親給他說過的故事,山裡迷路,就經常會遇到一些不幹凈的東西,說不定……

            沒等二叔繼續想,劉闖和戰友們已經坐下來吃瞭起來,還招呼二叔一起吃。

            “你們別急著吃東西,這山裡面憑空出現這麼多東西,難道不奇怪嗎?我曾經聽過一個故事,這樣的情況,很有可能遇到瞭臟東西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哈哈哈……”大傢都笑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“你說說你,接受唯物主義教育這麼多年瞭,為什麼還這麼迷信?可能是哪個大戶人傢,今天恰巧不在而已,大不瞭我們吃瞭,給錢不就行瞭!”劉闖不以為然。

            二叔還是很顧慮,坐在角落,吃起瞭野菜和摘的野果。

            大傢看二叔這樣,也沒繼續說什麼瞭,吃飽喝足,大傢就橫七豎八躺下睡著瞭。

            晚上,雪停瞭下來。

            可是二叔哪能睡著啊,心裡一直不踏實,在地上翻來覆去。

            不知到瞭夜裡何時,二叔剛有困意準備睡覺,突然聽到外面異常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二叔剛想起來,突然門打開瞭。

            二叔沒有動,瞇著眼,想看看進來的是誰。

            結果瞇著眼的二叔,被嚇瞭一跳,進來的哪裡是人!隻是一個站立行走的,滿身鱗片的怪物!

            二叔沒動,想看看這東西到底是什麼,又想做什麼。

            隻見這怪物環視瞭一周,突然伸出尖利的爪子,把最近的一個戰士開膛破肚,抓出心臟就啃食起來。可是那戰士就仿佛死瞭一般,連一聲慘叫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二叔嚇壞瞭,他拿起槍就跳瞭起來,對著怪物大喊:“你是什麼東西?”

            這怪物站瞭起來,扔下吃一半的心臟,想要抓住二叔。

            二叔敏捷的往旁邊一躲,然後朝著怪物連開數槍。怪物瞬間被打倒在地。

            二叔抓住機會,拼命喊著周圍的戰友,可是周圍戰友怎麼也喊不醒。

            這怪物顫顫巍巍的站瞭起來,二叔又打瞭數槍,直到子彈用盡,可是怪物隻能被打倒,並不能造成致命傷害。

            沒辦法,二叔隻能奪門而逃,沒命的往前跑去,而身後,響起瞭這怪物奇怪的吼聲……

            二叔說,他那天晚上不知道發生瞭什麼,隻知道他醒來的時候,已經躺在部隊的醫院瞭,原來是連長見準時的他們遲遲沒有回來,於是早上派人進林子尋找,才找到他。

            至於那晚上見到的,二叔也說不清那是什麼,隻能說,“他”有著智慧,專門吸引著那些“饑不擇食”的人們。